王坚:一朵改变世界的中国云

除了我们熟悉的淘宝、支付宝,阿里巴巴还有阿里云。它让中国核心技术不再依赖进口,领跑全球云计算服务。马云一年投10亿,坚持投10年,在这场豪赌中,这个“忽悠了马云的骗子”怎样预见未来?#新青年# 演讲第50期,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节目,听阿里云创始人王坚讲述如何10年磨一剑,用科技“打抱不平”。

王坚忽悠了马云却成就了中国技术,争议颇多但历史已经认可了他

这个被称“骗子”的男人,马云愿一年投10亿,坚持投10年,只因为他要做一项从未有人做到过的技术。他看上去天真无害,是一个最标准的工程师模样。格子衬衫,右手的袖子因为配合挥舞的动作,常常耷拉下来。一脸羞涩的笑,55岁的年龄,走起来像是记忆里初中那种沉默的男孩。斜着肩膀大跨步,为了减少对视,低着头快走。难以想象他这样一个人会承担如此多的骂名。他叫王坚。

在进入阿里之前,他的人生不可谓不顺风顺水。30岁的心理学教授,31岁的博导,32岁的系主任。1999年他放弃了这一切,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刚刚在中国开疆拓土时,成为其中的一员。那是一个大牛遍地的世界,即使如此,他也可以算其中最特别的一个,直到2008年他进入阿里,成了著名的忽悠了马云的“骗子”。在草莽文化盛行的互联网界,他变得面目可疑。最终,在需要故事和传奇的现实世界里,围观者收获了一个漂亮的反转。尘埃落定,“骗子”抓住了现在互联网最具想象力的风口,也就是云计算。

我们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对他的评价。智者、先知、堂吉诃德、云计算之父。每个人都觉得欠他的不屈不挠一份承认,希望在语词上给他补偿。

2008年,刘振飞因为数据上的技术难题,想挖王坚的手下,结果被跳票。他索性直接找到了王坚。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刘振飞没想到,8年前的一次牵针引线,会改变那么多人的命运。当时王坚在北京待了十年正想回杭州,那时微软研究院如日中天,而中国互联网正迎来一轮泡沫。对王坚来说,阿里找到他像是命运的眷顾。他希望能做更多的事情,从研究院到一个更真实的商业场景中去。离开之前,他所做的项目正和数据相关,通过海量数据分析了解用户习惯、优化软件迭代。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王坚深受比尔·盖茨信任。他带的组是研究院里当面和比尔·盖茨讨论问题最多的小组。有人写邮件给王坚,描述了他在比尔·盖茨面前提到软件的数据分析,比尔·盖茨说你应该去找王坚。王坚曾经把微软研究院比作幼儿园。幼儿园充满未来想象,却很难和现实接轨。他想在真实世界做更大的事情,直到他遇到了马云。他们的思维恰巧在一个频道上,第一次和王坚见面的人,会困惑于他语言的天马行空,充满难解的形而上的意味。马云、曾鸣和王坚这三个都当过老师的人,有一种奇怪的气场契合。一直观察中国云计算发展,三个人在云计算上达到了战略上的一致。

也许用战略这个词,是为了避开战术上的尴尬。毕竟,这三个人一个是企业家,一个是管理学教授,一个是心理学博士。

云计算所做的是互联网通用技术平台,最底层的操作系统,是技术领域最难搭建的核心。在那个时候,王坚身上已经有了两个标签:第一,不会写代码;第二,一个学心理学的。这是他日后被称为“骗子”的原因,实际上,当时更多的担忧并不是来自马云是否被骗。追随王坚从微软亚洲研究院进入阿里云的第一代工程师林晨曦,依然记得当年自己的疑问。他说马云和王坚,不知道谁忽悠了谁?马云真的会坚持做这个东西吗?如果他后悔,那我们不是冲过去做炮灰吗?王坚说了一句话让他印象深刻,相信是别无选择。几次交谈让他看到了阿里巴巴对技术的渴望。那个时候的阿里正处于焦虑之中,如何从一个商业公司转向技术公司,这是困扰他们最大的难题。

王坚不是一个喜欢夸张的人。但是,他形容阿里云是靠工程师“拿命来填”。他领着一群年轻人,去做一个中国人从来没有做过,只在他们脑子里存在过的东西。他们都爱用战争的比喻。四渡赤水、平型关大捷、长征、过草地。大部分人没能走到终点,中国谁都没有做过云计算,有可能你的每一个决策都是错的。心里没底,没底也要往下做,往下翻那个硬币,并希望每一次都翻对。没有人知道怎么做通用计算平台。就像没见过猪跑,没养过猪,没卖过猪肉,然后上来就做养猪行业的事情。没有做过,就意味着所有技术上的坑都要自己填一遍。和国外有技术代差,阿里云又要做和国外同一个起跑线上的事情,难免在对标的同时不断地被打脸。有很多人撑不住走了。程序员一生的黄金时间只有几年,他们不愿意在黑暗里一直摸索。有一个优秀的工程师,走的时候写了封信大骂主管,说他领着大家做一件完全没有希望的事情,这个工程师当时被称作阿里云最靠谱的工程师,所以最不靠谱的项目都要交给他。有什么办法呢?

王坚的要求太多了。所有人都害怕和他开会,他会让一个会丧失所有的会的属性。现实扭曲力场的人原来真的存在,离职的员工有时候想起来还觉得后怕。王坚知道自己狠。在战壕里,工程师很多已经被炸得缺胳膊少腿了。这不是人命,但同样残酷,收割掉的是工程师的自尊心。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坚持下来吗?王坚说因为我忍住闭着眼不看。

在最初几年里,阿里云在集团内部成了一个笑话,技术上艰难,商业上也看不到可能性。笑话中的笑话就是王坚博士,他太超前了,超前到需要周围的人在认知上做一个选择,先知还是骗子?他的话语方式成了被嘲讽的对象。博士的话难懂,富有哲学意味,追求语词的本义,跳跃性强。很长一段时间,和博士开完会,一个必须的程序是,等博士走后,所有人坐在一起,讨论一下今天博士到底想说什么。在反对者眼里,这代表着,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只好云山雾罩,以及逼着别人给答案。有人嘲笑博士,博士周边的人一年换一茬,彼此都受不了。王坚在争议声中,又用他那永不知疲倦的折腾能力,开始做手机的操作系统,对标谷歌的安卓。

王坚一直有着强烈的技术自主情结。所谓家国情怀,60年代出生的他被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他是一个航空航天迷,常常会给手下讲,过去中国没有办法造自己的大飞机,那么多优秀的工程师一辈子连造飞机的机会都没有。他给云计算平台起名飞天,意味深长。在他看来,云计算是一个新的行业,阿里云要走在最前面,就不能靠别人提供技术。同样,手机操作系统也是如此,要想做自己的东西,就不能在别人的系统上做。布局太大,难免节外生枝。云计算本来就足够大了,这边还没做成,手机系统又是一个更巨大的坑。就如王坚自己所说,两个正面战场,同时开战。这也意味着更容易腹背受敌。

2011年,YunOS与宏碁合作,在最后一瞬间,宏碁迫于谷歌的压力取消发布会。此事成了YunOS身上背负的最大质疑。内部的质疑扩散到了阿里巴巴之外。外部的判断更加直接。YunOS的工程师谷祖林2012年离开阿里巴巴,有记者采访他,核心问题就是,王坚到底如何骗了阿里巴巴,离职后我才发现外面的评价是百分之百一边倒的,知乎上出现了对王坚的各种嘲讽。王坚进入了他人生中被质疑的最高峰,也是除了卫哲之外阿里巴巴历史上最受争议的人。

2012年8月,他被任命为阿里巴巴集团CTO。这个任命在阿里巴巴内网上引起强烈反弹,有人跟帖,云手机做得一塌糊涂,浪费资源无数,还高升,让人费解。不搞技术,不擅长管理,你有什么隐藏技能?有人这样问到。谁也不知道当时王坚到底承担了多少压力。阿里云几乎隔一段时间就会有被解散的传言。那时候阿里云的工程师会不断地接到猎头电话,苦口婆心,现在不走,等到跌停板的时候,想走也走不了。集团内部的人也虎视眈眈地想要抢人,现在说起来似乎风淡云轻。王坚说,我不是一个根据外部标准判断我行为的人。他确实不是。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坚决不发论文的人。大公司内部创新,面对质疑,那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但实际上,没有人能活在真空世界里。

内部的质疑,马云在内网接了过来。他说,博士的不足大家都知道,但博士了不起的地方,估计很少有人知道。假如10年前我们就有了博士,今天阿里的技术可能会不一样。后来,这段话成了王坚新书的序言。如今看起来,似乎已经平淡无奇,时间站在了王坚这一边,难的是话在5年前说了出来。做成了是远见,做不成就是胡扯。王坚在和几个相熟的华裔科学家聊天时,自嘲当年的经历。说完之后像一个恶作剧的孩子一样,咧着嘴大笑。

如今马云好几次提到博士的管理能力而摇头,也说博士是他很少有的会在电话里大吼的人。现在,王坚退出了细节化的管理。他更多的是去开拓各种边界,开始了新的折腾。很奇怪的,在和政府的高层官员交流的时候,他不再是一个难懂的王坚,也许是被大师的风采所折服,他对战略的梳理,更容易被官员接受,他希望官员能够接纳他关于未来城市的想象。为城市安装一个智能中枢—城市大脑。中国互联网快速发展,城市数据的丰富性远超西方国家,中国老百姓拿手机买烤红薯,美国老百姓还在用支票支付水电费,所以这又是一次没什么可借鉴,对成型方法挑战的创新。去年4月,王坚牵头十几家企业跟杭州市政府联合发起“城市大脑”项目,希望利用城市的数据资源,对整个城市进行全局实时分析,自动调配公共资源,最终把数据变成城市治理的最重要资源。智能技术发展到今天,让这个想法变得更加可能。

如今的阿里云,算是打了改变战争格局的一场胜仗。王坚带领阿里云在中国的跑道上早跑了5年。宝贵的5年,一个预言家实现了自己的预言,这是王坚的运气和传奇。也让中国这个绵延五千余年的文明古国再次屹立在世界前沿技术的颠峰。

也许我们对于阿里巴巴最大的印象只是淘宝方便了我们的购物,支付宝让金融真正做到了为人民服务,但是这一切的背后都离不开数据的支撑,正是阿里云的存在才使得我们网购时更加方便快捷同时不必再担心买到假货的问题,也正是阿里云的存在才使得我们在支付宝贷款消费更加方便。

一国之崛起绝不是靠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是无数像王坚这样不为浮名所动,始终奋斗在科学最前沿的无数科学家们,祝福王坚,祝福阿里云,同样也祝福中国!